您好,欢迎来到新华融媒网官方网站!
新华融媒网官方网站

“土地入股”的来历现状和发展前景

时间:2021-01-03 21:58:50   来源:

 张宝贵

2020年6月初,农村农业部等6部委发文全国推广“土地入股。

“土地入股”成为新时代发展现代农业一种重要的规模生产经营方式,成为新时代发展股份合作经济的引擎。对深化农业改革和实现乡村振兴战略,对发展股份合作经济促进实现四个现代化,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1995年至今,我宣传研究“土地入股”25年。熟知“土地入股”的历史和现状,熟知“土地入股”的优势和问题,既为“土地入股”全国推广欣喜,又为“土地入股”全国推广后粮田面积可能锐减的趋势担忧。因而撰文总结“土地入股”花开三秦果香全国的经验,提出“推广‘土地入股’要三促两管一坚持的建议”,为“土地入股”健康发展兴农富民兴国富民尽心尽力。

“土地入股”的发展历程

1995年5月初,《陕西日报》头版头条发表了张宝贵 裔国华 晁阳采写的消息《长安兴起“股份田”》。报道了陕西农民创造“土地入股”的创举,提出了“转移土地使用权(即土地流转)土地入股发展农业规模经营”的思路。

1995年12月,在《人民日报》举办的全国经济研讨会上,长安“股份田”受到高度评价。国务院有关领导指出:“长安‘股份田’在稳定家庭承包责任制的基础上,提出了解决农业发展的资金技术难题和规模经营的一个重要思路,是农业经营方式的一个创新。”

“长安‘股份田’在全国引起很大反响,受到国务院有关领导的肯定和赞扬,被评为1995年农村经济10大新闻刊登在《人民日报》上。被评为第四届全国省(自治区)党报新闻奖一等奖。”(见《新闻知识》1996年第 2期(评消息《长安兴起“股份田”》)

1997年9月初,在陕报李东升总编的指导下,《陕西日报》发表了张宝贵 裔国华 晁阳 王润年采写的消息《长安“股份田”上规模初效益》。10月中下旬,《陕西日报》和《长安报》先后发表了张宝贵撰写的《长安“股份田”调查报告》,提出了“‘土地入股’发展股份合作经济”和“倡导农户联合土地入股、连片开发或乡村组织集体以土地资本为股金招商引资开发农业,建立高品位、大规模、高效益的粮油果菜肉蛋生产基地”的思路。与党的十五大倡导的“发展合作经济”精神相吻合。 新华社、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农民日报、经济日报等20多家中央、省市新闻媒体争相聚会长安采访“土地入股”,中央电视台还拍摄了《长安“股份田”访谈录》的专题片在央视“新华视点”栏目播出。

“土地入股”的创举和“土地入股”的宣传研究成果,惊动了社科界和决策层。时任陕西省省长程安东、时任陕西省委副书记蔡竹林对长安“股份田”都有批示,指派专人了解情况。陕西省委、省政府领导指定长安县的领导在全省会议上介绍“股份田”发展情况。时任西安市副市长焦安发牵头调研长安“股份田”。

1997年11月初,中央办公厅研究室副组长余云龙专程赶赴长安,听取了“土地入股”的专题汇报。陕西创造的“土地入股”由此名扬全国走向全国。

1995年至今,陕西省新闻界和社科界坚持25年宣传研究“土地入股”。《陕西日报》、《三秦都市报》、《新闻知识》、《长安报》、《华商报》、《陕西农村报》、《陕西参事》、《长安学刊》、《陕西改革发展论丛》、陕西电视台、西安电视台、长安电视台、陕西农村网、西部都市网等10多家媒体发表“土地入股”新闻和研究成果的稿件50多篇。为推广“土地入股”呐喊助威鸣锣开道。

2008年10月,陕西创造的“土地入股”被写入十七届三中全会文件。《华商报》发表了《长安“股份田”13年前出现的土地新气象——专访长安“股份田”调研者张宝贵》的访谈录。《陕西参事》发表了《“股份田”:长安农民的创举——访长安“股份田”研究专家张宝贵》的专访。

2012年党的十八大后,全国推广土地流转。

2014年3月,《陕西农村报》发表了张宝贵撰写的评论《土地入股参与开发建设好处多》,研究提出的“农民土地入股参与开发区和重点项目建设,当股东长期分红,开发区、和重点建设项目节约征地资金化小钱办大事”的思路。

2014年11月,中办、国办下发了《关于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 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提出了“允许农民以承包经营权入股发展农业产业化经营,探索建立农户入股特色生产性能评价制度”。

2019年2月,中办、国办在《关于促进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的意见》中,提出了“鼓励小农户以土地经营权入股龙头企业”。

2020年6月,农村农业部等六部委发文在全国推广“土地入股”。

陕西农民创造的“土地入股”,历经25年实践检验终于花开三秦果香全国。

“土地入股”的现状

25年来,”土地入股”在发展中出现了6种模式:

一是“土地入股”规模生产经营实体,新型生产经营主体、村组集体或农业股份企业投资生产经营,农民土地股份定额分红多年不变的模式。

这种模式投资生产经营者自负盈亏少矛盾,农民土地股份分红收入稳定没有风险,简便易行,容易被农民和投资生产经营者接受。

这种模式在效益较小的粮食产业和规模较小的种养加企业比较普遍。

二是“土地入股”规模生产经营实体,新型生产经营主体、村组集体或农业股份企业投资生产经营,农民土地股份定额分红逐年或隔几年逐步增加的模式。

这种模式投资生产经营者自负盈亏少麻烦亦乐意,农民土地股份分红收入不但稳定,还有定期增长的空间,很容易被农民接受。

这种模式在效益较好的果菜等经济作物产业和效益较好的种养加企业比较普遍。

三是“土地入股”规模生产经营实体,新型生产经营主体、村组集体或农业股份企业投资生产经营,农民土地股份定额分红加超产分成或土地股份定额分红加超利润分成的模式。

这种模式投资生产经营者自负盈亏,不但要保底农民土地定额分红,还要给农民超产分红或超利润分成,对投资生产经营者要求较高。这种模式农民不但有稳定的土地股份分红收入,还有超产分成或超利润分成的收入,最容易被农民接受,土地入股的农民支持投资生产经营者搞好生产经营。

这种模式对投资生产经营者和农民素质要求较高,出现在规模较大的粮食产业和效益较好的经济作物产业:种养大户发展成的特色家庭农场、合作社发展成的合作农场、土地托管发展成的托管农场、村组集体农场和企业股份农场。

四是“土地入股”规模生产经营实体,新型生产经营主体、村组集体或农业企业投资生产经营,农民土地股份按合同规定所占比例股份分红的模式。

这种模式土地入股的农民同投资生产经营者风险共担,利益均沾,土地入股的农民同投资生产经营者同荣共兴。

这种模式对投资生产经营者和农民素质要求高,出现在规模较大且效益良好的经济作物农业股份企业。

五是“土地入股”规模生产经营实体,新型生产经营主体、村组集体或农业企业投资管理经营,农民按照合同在自家入股土地上生产劳动上交产品,农民土地股份分红加劳务分红的模式。

这种模式土地入股的农民同投资生产经营者风险共担,利益均沾。土地入股的农民既是股东,又是员工,同投资生产经营者结成命运共同体。

这种模式对投资生产经营者和农民素质要求很高,出现在规模较大且效益很好农业股份企业。

六是“土地入股”开发区建设,农民按照合同长期领取土地股份分红,开发区自主建设管理企业自主生产经营模式。

这种模式避免了支付一次性征地费用,花小钱办大事,节约了巨额征地资金,农民“土地入股”收入长期稳定,给农民摘下“摇钱树”,还避免了被征地农民“一夜暴富”带来的各种社会问题。

这种模式对开发区领导和农民素质要求很高,出现在开发区领导班子和县乡村干部和农民素质很好的开发区。

“土地入股”历经25年实践的检验,彰显出六个优势:

一是“土地入股”转移了农民的土地使用权,促进了农业规模生产经营。

二是“土地入股”实现了土地、资金、科技、人才等生产力要素的最佳组合,促进了现代农业的发展。

三是“土地入股”不用提前支付土地流转资金和不用支付征用土地的资金,减少了发展农业、发展企业的成本,提高了农业效益和企业效益。

四是“土地入股”创造了土地资本入股农业、入股企业、入股开发区和入股重点工程项目的新方式,促进了股份合作经济的发展。

五是“土地入股”实现了农业规模经营、企业股份经营、开发区和重点项目股份经营,让农民的承包土地有了高于一家一户小生产的股份分红收入,促进了兴农富民。

六是“土地入股”把众多农民从田间地头解放出来,促进了城镇化和职业农民队伍的发展。

“土地入股”优势多多,为深化农业改革发展现代农业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同时,25年来,“土地入股”的土地“入股”到哪里,“转变”向何方?“土地入股”的现状发人深思。

据我多年来对关中、陕北和陕南的20多个区县的调研,“土地入股”的土地大多“入股”到非粮产业,大多“转变”向非农产业。这种状况在全国各地农村普遍存在,与“不改变土地用途”的政策相悖。

大约只有有一二成左右的土地“入股”到种粮大户、种粮合作社或种粮企业,促进了粮食生产的规模经营;

大约有五六成的土地“入股”到油菜瓜果花茶糖药等经济作物种植大户、合作社、农业企业和观光农业,促进了农业产业化的发展。但也占用了大量粮田;

也有一些土地“入股”到养猪、养鸡、养牛、养羊等养殖大户或养殖场,为保障市场农副产品供应做出了贡献。但也改变了耕地原貌;

还有一些土地“入股”到民营企业、民营学校、农家乐等商户和集体小产权商品房,成为企业用地、学校用地、商户用地和房地产用地。虽然促进了民营经济、民办教育、商业旅游业和房地产业的发展,却也改变了土地用途,使这些耕地不复存在;

令人不安的是有少量土地“入股”到土地投机者手中。他们挖空心思兴建“赔偿这房那厂”、“赔偿这场那所”、“赔偿这区那地”或“赔偿林地苗圃”等等,坐等城改拆迁或开发占地或兴建工程项目时索取天价赔偿。既占用毁坏了耕地,又浪费了大量资金和资源,还加大了城改或开发或建设的成本,更制造了大量的建筑垃圾、生态垃圾、环境污染和精神毒瘤。

“土地入股”的土地大多“入股”到非粮产业、大多“转变”为非农产业、有的“转变”成“投机产业”的现状,蚕食着珍贵的粮田,威胁着18亿亩耕地的“红线”,危机着国家粮食战略安全,令人堪忧值得引起决策层和整个社会的重视。

推广“土地入股”的建议

全国推广“土地入股”,是发展现代农业兴农富民和实现乡村振兴的重大战略决策必须贯彻落实。但推广“土地入股”后粮田面积可能锐减的趋势值得引起警觉。

在推广“土地入股”中保护粮田面积,在发展现代农业中保障国家粮食战略安全,把中国人的饭碗捧在中国人手中,是一个严峻而又艰难的考卷。

建议各级政府在推广“土地入股”中,要促进土地入股到粮食规模生产经营的实体,促进土地入股到农产品规模生产经营的实体,促进土地入股到股份合作经济实体,严格管理土地转向非粮、非农用途,坚决打击利用土地投机讹诈歪风。即推广土地入股要“三促”“两管”“一坚持”。

“三个促进”是:

建议制定扶持奖励和补贴政策,鼓励促进“土地入股”到规模生产经营的粮食规模生产经营实体。鼓励促进“土地入股”到粮食大户、种粮合作社、家庭粮食农场、合作粮食农场、村组集体粮食农场和企业股份粮食农场。确保国家基本粮田面积,促进粮食产业规模生产经营提高粮食总产,保障国家粮食战略安全。没有粮田,何来粮仓?没有粮田,何来饭碗?确保国家基本粮田面积,任何时候任何工作都不可放松警觉!

建议规范健全促进“土地入股”到规模生产经营的农产品生产经营实体的政策。鼓励促进“土地入股”到生产经营油菜果茶糖棉肉奶蛋等农产品的种养大户、种养合作社、种养大户发展形成的特色家庭农场、种养合作社发展形成的合作农场、土地托管发展形成的托管农场、村组集体农场和企业股份农场。促进发展现代农业,提高农产品总量,保障国家食品安全。同时,要防止多占和和浪费土地。

建议制定引导促进“土地入股”到“龙头企业”、“土地入股”“土地入股”到国家、省市区县开发区和“土地入股”到国家、省市区县重点工程的政策。

改革“龙头企业”、开发区和重点工程征地一次性付款现状;让农民通过“土地入股”获得长期、稳定、增值的土地投资性收入;减少“龙头企业”、国家、省市区县开发区和国家、省市区县重点工程征用土地一次性投资,少花钱多办事,花小钱办大事,开拓发展股份合作经济的新领域;改变“龙头企业”发区和重点工程征地一次性付款造成被征地农民“一夜暴富”,造成诸多的社会问题的现状。

“两个管理”是:

建议制定严格管理规范非粮非农用地的政策。非粮农产品生产经营,不得占用国家基本粮田;企业、学校、商户、旅游、房地产等非农用地吸纳土地入股、租用土地和农村宅基地用地,必须“先批后用”,反对“既成事实”“先斩后奏”。

建议严格管理打击遏制利用土地投机讹诈歪风。对土地入股、土地流转和在自家承包土地上兴建建的“赔偿房厂”、“赔偿场所”、“赔偿区地”或“赔偿林地苗圃”等坐等时机索取天价赔偿的投机讹诈者,依法取缔和处罚。让利用土地投机讹诈者得不偿失金盆洗手,让企图利用土地投机讹诈者望而生畏不敢造次。

“一个坚持”是:坚持自愿互利的原则。

“土地入股”是农民以土地资本入股经营实体,是农民、投资者、生产者、经营者和管理者以经济利益为纽带组成的经济实体开展经济活动,必须坚持各方自愿互利的原则。尤其要尊重农民的意愿,“土地入股”的模式、规模的大小、“土地入股”的产业和年限均由农民自愿选择。建议制定补贴、奖励政策,用利益导向机制引导鼓励农民自愿“土地入股”发展股份经济。

“土地入股”给发展股份经济开拓了新的天地开拓了广阔的空间。建议政府制定经济上给奖励、项目上给优惠、政治上给荣誉的政策,用利益导向机制引导鼓励新型生产经营主体、村组集体、合作社、涉农单位、企业、国家、省市县开发区和国家、省市县重点工程积极吸纳农民“土地入股”发展股份合作经济。

“土地入股”是发展现代农业的一种新的生产经营方式,是深化经济改革的一个重大举措,是实现乡村振兴战略和发展股份经济的一个重大决策。应该坚持自愿互利,优势互补;典型示范,健康发展。防止一哄而起的“刮阵风”,防止随心所欲的“一刀切”,防止强迫命令的“拉郎配”防止漠然置之的“大甩手”

全国推广“土地入股”,是继2012年以来全国推广土地流转后中央又一个重大决策,发展前景灿烂辉煌。我国农业的土地等生产要素将会出现大优化,现代农业将会大发展,农业效益将会大提高,农村将会出现大巨变,社会经济将会出现大发展。

作者简介:

张宝贵,男,汉族,中共党员,大专文化程度。1952年生于陕西省长安县纪杨乡王寺村。干过工农兵、乡政府通讯报道员、《长安报》聘用记者。坚持用毛泽东哲学思想采写新闻搞社科研究40年,100多次获得中国新闻奖等全国、省市新闻奖、社科奖。40多项社科成果写入中央文件或全国推广。被破格提拔为长安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破格转干、破格授予“西安市有突出贡献的专家”称号。

曾任《长安报》社社长、陕西省县市报协会主席、长安区政协秘书长。被西北大学、陕西师大新闻传媒学院聘为兼职讲师、教授。《张宝贵获奖新闻作品选》多篇稿件入选大学新闻教材。理论专著《领导与新闻谋略》(与李正善合著)得到中宣部景俊海副部长的肯定和赞扬。中央电视台、《解放军报》、《新闻出版报》等国内20多家媒体和日本放送电视网百余次报道。被誉为“新闻奇才”、“新闻获奖专业户”、“研究领导新闻学的开拓者”,现为西安文史研究院研究员、陕西改革发展研究会理事、中国农业风险管理研究会理事。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顾家家居董事长遭调查,企业曾被法国媒体点赞
下一篇: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在美被强制退市,中方这样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