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新华融媒网官方网站!
新华融媒网官方网站

獐子岛12名责任人被谴责或处分,原董事长被终身禁止“入市”

时间:2021-01-25 23:10:53   来源:

【撰文/孙涛】近日,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獐子岛)和12名相关责任人,因财务会计报告存在重大会计差错、临时公告虚假记载等违规行为,被深交所给予公开谴责、通报批评、公开认定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监高等纪律处分,并认定吴厚刚终身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

从2014年开始,獐子岛每年都将营收巨亏的原因归肇在主业饲养的扇贝身上,不是扇贝失踪就是饿死,曝出一个又一个“黑天鹅事件”,业界内外为此哗然,市场人士也纷纷表示质疑。

证监会调动卫星进行了长达17个月的调查,证明獐子岛的做假事实。“扇贝跑了”也被调侃为企业业绩作假和虚假信披的拙劣的噱头。

多次虚增支出被处罚

深交所在1月21日的“关于对獐子岛及相关当事人给予纪律处分的决定”中指出,獐子岛财务会计报告存在重大会计差错。2020年10月15日,獐子岛披露《关于前期会计差错更正的公告》,称因獐子岛2016年度虚减营业成本和营业外支出,2017年度虚增营业成本、虚增营业外支出和虚增资产减值,獐子岛对2016年年度报告和2017年年度报告进行会计差错更正,调减2016年度净利润约1.31亿元,调增2017年度净利润近2.79亿元,导致2016年度净利润由盈转亏。

獐子岛和公司高管中的责任人,因造假被处分

深交所同时还指出,獐子岛临时公告存在虚假记载。2017年10月25日,獐子岛披露《关于2017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结果的公告》,称獐子岛按原定方案完成了全部计划120个调查点的抽测工作。经查,120个点位中,獐子岛抽测船只其实有60个点位未经过,即獐子岛并未在上述计划点位完成抽测工作。獐子岛披露的《秋测结果公告》存在虚假记载。

獐子岛鸟瞰

其次,2018年2月5日,獐子岛披露《关于底播虾夷扇贝2017年终盘点情况的公告》,拟对107.16万亩海域成本为57,758.13万元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进行核销处理,对24.3万亩海域成本为12,591.35万元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计提跌价准备5,110.04万元,合计影响净利润近6.29亿元,全部计入2017年度损益。

2018年4月28日,獐子岛披露《关于核销资产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公告》,称对2014年至2016年投苗的107.16万亩虾夷扇贝库存进行核销,对2015年、2016年投苗的24.3万亩虾夷扇贝库存进行减值。

深交所调查发现,獐子岛核销海域中,2014年、2015年和2016年底播虾夷扇贝分别有20.85万亩、19.76万亩和3.61万亩已在以往年度采捕,致使虚增营业外支出近2.48亿元,占核销金额的42.91%;减值海域中,2015年、2016年底播虾夷扇贝分别有6.38万亩、0.13万亩已在以往年度采捕,致使虚增资产减值损失1110.52万元,占减值金额的18.29%。

深交所认定獐子岛披露的《年终盘点公告》和《核销公告》存在虚假记载。

深交所指出,獐子岛财务会计报告存在重大会计差错、临时公告虚假记载的行为违反了深交所相关规定。对此,獐子岛时任董事长兼总裁吴厚刚、时任董事兼常务副总裁梁峻、时任财务总监勾荣、时任董事会秘书孙福君“负有重要责任”。獐子岛董事邹建、王涛、罗伟新,时任董事赵志年,独立董事陈本洲,时任独立董事丛锦秀、陈树文、吴晓巍对獐子岛财报重大会计差错“负有责任”。

最终,深交所作出6项处分决定,对獐子岛给予公开谴责处分;对吴厚刚、梁峻、勾荣、孙福君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对邹建、王涛、罗伟新、赵志年、陈本洲、丛锦秀、陈树文、吴晓巍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对吴厚刚给予公开认定终身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的处分;对梁峻给予公开认定10年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的处分;对勾荣、孙福君给予公开认定5年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的处分。

扇贝跑了?

2020年9月11日,证监会网站发布《证监会依法向公安机关移送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证券犯罪案件》:证监会认定,獐子岛上述行为涉嫌构成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决定将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证券犯罪案件依法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2021年1月8日,獐子岛发布风险提示公告:近日公司收到大连市公安局“调取证据通知书:“……我局侦办的大连獐子岛集团涉嫌违规不披露重要信息案需调取你处下列有关证据……”。

1月22日,獐子岛公告称,公司董事罗伟新因个人原因辞去獐子岛第七届董事会董事职务,辞职后,不在獐子岛担任任何职务。

獐子岛饲养场中的扇贝

大白财经观察注意到,罗伟新此前就对獐子岛的财报抱有异议,曾对公司的2019年半年报、2020年第一季度报告投出弃权票,并对2019年年报提出反对意见。

大白财经观察梳理发现:2014年,獐子岛宣布扇贝因遇冷水团等异常因素导致绝收,成为当年轰动A股的黑天鹅事件,并被调侃为“扇贝跑了”。

2017年,獐子岛再度巨亏7.23亿元,此次理由为,由于海洋牧场遭受重大灾害,饵料短缺,扇贝被“饿死了”。

2018年2月,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獐子岛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2019年11月,獐子岛又在秋测中发现扇贝短时间内出现大面积死亡。

针对獐子岛不断出现的“扇贝跑了”、“扇贝死了”等致使企业巨亏的外在原因,业界内外一片哗然,市场人士也纷纷表示质疑。

证监会利用卫星巡查出獐子岛收获扇贝的的轨迹,从而确定其业绩和支出作假

证监会为此派出稽查总队30多人,进行了长达17个月的调查,期间还调动北斗卫星,“破解了A股市场千古谜底——獐子岛的扇贝到底去哪了。”

证监会委托的专业机构中科宇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东海水产研究所,通过北斗星通提供的獐子岛采捕船卫星定位数据,还原其航行轨迹,进而复原獐子岛实际采捕海域,并计算面积,在其《中科宇图报告》和《东海所报告》中认定其存在造假问题,最终令獐子岛一系列财务假造行为浮出水面。

獐子岛回应:董事长离职后起诉属个人行为

2020年6月24日,证监会对其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獐子岛相关年报及信披涉嫌虚假记载,并对獐子岛时任董事长吴厚刚做出“顶格”处罚,除罚款之外,还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吴厚刚资料图

吴厚刚随即正式辞去獐子岛董事会董事长、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提名委员会委员及公司总裁等所有职务。

2020年12月30日,《中国经营报》核实,吴厚刚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证监会发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相关行政处罚市场禁入决定。目前,该案已进行首次质证。

“扇贝跑了”成了企业业绩作假和违规信批的拙劣噱头

吴厚刚曾在受访时称獐子岛很冤,“我们遭了灾没人同情,还要被踩上一脚”。他在起诉状中强调:海洋牧场的特殊性在于,海洋养殖的水域面积极大,采用的是底播而非笼养、圈养方式进行养殖,扇贝的流动性、不确定性很大,另外,獐子岛扇贝采捕还采用了特殊弹力齿网用于采捕作业,与一般的耙刺网也有明显不同。

獐子岛今日回复大白财经观察时表示,公司也是从媒体上获悉前董事长吴厚刚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证监会对其个人的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决定一事。吴厚刚已从公司离职,其个人诉讼行为属于私人司法维权活动。目前公司忙于生产,一切秩序都很正常。

獐子岛官网信息显示,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ZONECO)始创于1958年,历经半个世纪的发展,现已成为在海洋生物技术支撑下,以海珍品种业、海水增养殖、海洋食品为主业,集冷链物流、海洋休闲、渔业装备等相关多元产业为一体的综合型海洋企业。集团公司注册资本7.1亿元,资产总额45亿元,现有员工4000余人,旗下设立分公司、全资子公司和控股、参股中外合资公司40余家,2006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股票代码002069)。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人人车”公司再被列为被执行人,两月内被执行标的近3000万
下一篇:两公司每人万元补贴留员工就地过年,网友:你们还招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