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新华融媒网官方网站!
新华融媒网官方网站

“民营医院第一股”连续亏损被要求重整,恒康医疗路在何方?

时间:2021-07-17 22:09:14   来源:

2021年7月14日,恒康医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002219)发布上半年业绩预告,依然为亏损。作为“民营医院第一股”,法院裁定公司重整,同时,控股股东阙文彬所持公司股份被冻结、拍卖。一代牛股以及连续9年雄踞甘肃首富的公司创始人,将走向何方?再次牵动公众和资本市场的神经。

阙文彬早年起步于药品销售,凭借传统藏药“独一味”发家,此后产业扩大至医药、矿业、房地产、航空服务等行业,形成庞大的“恒康系”。从2009年起,他以48亿元财富登上胡润百富榜甘肃首富,连续蝉联9年。然而,公司的激进扩张,导致资金链吃紧,“恒康系”近年来业绩堪忧、负债累累、官司缠身,阙文彬所持股份已被多次拍卖,旗下航空公司的两架高端商务机也被挂在网上进行司法拍卖,他一手打造起来的恒康医疗能否重整成功,充满了悬念,公司依然未能摆脱退市的危险。

债权人申请重整

7月14日,恒康医疗管理人发布“2021年半年度业绩预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5000万元至4000万元;上年同期为亏损4777.69万元,同比盈亏区间为-4.65%至16.28%。虽然亏损还有大幅缩减的可能,公司管理人预计恒康医疗业绩时,依然确定为亏损。

7月12日晚,恒康医疗连续发布了4份公告,涉及公司债权人申请重整、继续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控股股东股权被司法拍卖3个问题。公告表示,公司于2021年7月9日收到甘肃陇南中院送达的《民事裁定书》、《决定书》及《通知书》:裁定受理申请人中同汇达对恒康医疗的重整申请,指定由陇南市政府推荐的有关部门人员及律师事务所组成清算组,担任恒康医疗的管理人。

大白财经观察注意到,恒康医疗已被*ST。2020年5月被深交所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公司7月12日公告提示,公司可能存在因重整失败而被法院裁定终止重整程序并宣告破产的风险。

法院查明,2019年4月10日,中同汇达与恒康医疗分别签订两则《借款合同》,向后者出借资金共计9500万元,结果逾期。法院确认恒康医疗应在2020年6月16日前,向中同汇达偿还借款本金8450万元并支付相应利息、律师费及保全保险费等。

中同汇达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程序后,也未能获得清偿。

2020年8月24日,恒康医疗收到陇南中院的通知,称债权人中同汇达以恒康公司债务规模较大、资产负债率较高、有明显丧失清偿能力的可能性,但仍具有重整价值为由,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

2021年7月8日,陇南中院裁定受理申请人中同汇达对恒康公司的重整申请。

大白财经观察注意到,恒康医疗确定重整这一消息在盘面上反应平淡。7月16日是本周最后一个交易日,*ST恒康以平盘收盘,每股报收3.46元。

香颂资本沈萌认为,并非有重整消息就会带来反弹行情,还必须有主力资金进场来炒作这一消息,才能带来股价上涨。股价要拉出预期向好的行情,需要资金提前布局,还要看上市公司的背景,如果盘子很大又有国企背景,直接拉升的可能性就很小;再则,虽然公司有重整预期,但消息面有向好和看衰两个走向,也会给股价涨跌带来不同的结果。

统计数据显示,1月15日,恒康医疗盘中最低价报1.41元/股,股价触及上半年最低点,5月13日股价最高见3.98元/股,上半年共有26次涨停收盘,11次跌停收盘。

创始人股份被拍卖

大白新闻检索发现,随着恒康医疗财务问题的不断恶化,集团创始人、控股股东阙文彬由于股份质押违约导致的诉讼,以及部分股权屡遭司法拍卖,其所持公司全部股份被法院冻结或轮候冻结等消息,不断被媒体曝光。

7月12日晚间,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阙文彬所持公司5.30%的股份将被司法拍卖。

此前的2019年4月初和2021年2月8日,阙文彬曾两度被司法拍卖股权155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8.34%。

前两次拍卖完成后,阙文彬仍持有恒康医疗6.3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34.23%,目前全部处于被多家法院轮候冻结状态。

此前,公司在公告中提示,阙文彬所持公司股票存在部分或全部被司法拍卖的可能,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及实控人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

公开资料显示,恒康医疗是一家以医疗服务为核心,同时依托大健康产业,布局药品、日化品、保健品等多项产业的企业。近年来,公司通过外延并购和自建等方式,不断扩大医疗服务板块规模,形成了体检、诊断、治疗、术后康复的完整医疗产业链条。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恒康医疗陷入绝境、面临生死存亡之际,集团创始人、曾经连续9年成为甘肃省首富的阙文彬重新回到公众视野。

阙文彬资料图

公开资料显示,阙文彬现年58岁,四川成都人,研究生学历,高级工程师。80年代末,他在成都一家制药公司担任销售经理,奔波于全国各地推销药材,赚到第一桶金后便自立门户。

1996年,33岁的阙文彬与妻子成立了四川恒康发展公司。在此后的一次西藏考察中,他发现了一种稀缺藏药“独一味”,由此迎来他人生的又一次转机。

有着多年医药销售经验的阙文彬嗅到了财富机会,他找到甘肃康县的独一味药厂,双方合作研发止血镇痛类中成药——独一味胶囊。

2001年,阙文彬将濒临破产的药厂盘下,成立甘肃独一味生物制药有限责任公司,还在当地大面积种植独一味的原材料,形成了原材料种植基地。同时,他将销售渠道定位在医院销售,在90%的全国二级以上医院建立了销售网络,推广独一味胶囊,独一味也成为医院外科手术的常用药,市场占有率一度高达90%。2006年,独一味胶囊的销售收入达到1.1亿元,在同类药中仅次于云南白药,排名全国第二位。

业内人士认为,独一味取得如此好的销售业绩,得益于阙文彬垄断了原材料市场,拥有独家定价权,以及在医院建立的销售渠道。

2008年,独一味(恒康医疗原用名)登陆深交所,上市首日,股价大涨超300%,阙文彬身家也达到17亿元。公司上市不久,他却辞去了董事长一职,转身在资本市场上运筹帷幄,一连串的大手笔运作由此开始。

阙文彬先后控股或参股多家上市公司,他在资本市场上长袖善舞,逐步形成了由其控制、低调行事的“恒康系”。除此之外,阙文彬还通过旗下公司先后收购四川多家民营医院及医疗结构,并投资成立四川纵横航空有限公司,通过并购重组,不断将触角伸入到矿业、地产等商业领域,并斥资参股4家上市公司。资本市场上,恒康医疗被投资者捧为“民营医院第一股”,目前控股12家医院。

据甘肃网报道,从2009年开始,阙文彬连续9年成为甘肃首富。2014年1月3日,公司决定由“甘肃独一味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恒康医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阙文彬位列胡润百富榜第101位,其个人财富从2012年的63亿元涨至200亿元。

违规减持多次被处罚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阙文彬掌舵的“恒康系”在其高速发展的同时,其做法却备受市场诟病,经营风险也日益显露。

2008年6月,阙文彬通过其控制的四川恒康发展,收购连续亏损两年的壳公司绵阳高新,将自己在2005年注册成立的甘肃阳坝铜业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注入,并更名为西部资源,自己成为公司实控人。

2009年11月,阙文彬又通过恒康投资出资1.3亿元收购炼石有色16%股权,不久,炼石有色借壳*ST偏转进行重组的方案,在2011年12月获证监会批准。股权解除限售后,恒康投资减持炼石有色4.18%股权,套现1.9亿元。

2011年12月,集团发布公告称,自首次减持日起,阙文彬已累计减持公司股份30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8.03%。

2013年,在一系列收购利好刺激下,公司股价持续攀升,阙文彬再度高位减持22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99%,套现约4.4亿元。

阙文彬在资本市场上的腾挪功夫,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

2017年5月,阙文彬收到证监会处罚,没收其违法所得2657万元,并处以罚款2657万元,合计5314万元,恒康医疗则因违法行为轻微未受行政处罚。同年8月11日,证监会通报,恒康医疗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阙文彬与他人合谋,利用信息优势控制恒康医疗密集发布利好信息,人为操纵信息披露的内容和时点,借“市值管理”之名,行操纵股价之实。通过一系列信息披露的综合起效,客观上误导了投资者,影响了“恒康医疗”股价,实现了阙文彬高价减持“恒康医疗”的目的。证监会决定,没收阙文彬违法所得约304.1万元,并处以约304.1万元罚款。

大白财经观察注意到,恒康医疗集团快速跑马圈地的战略,在扩张业务的同时,并未让业绩遍地开花,反而对业绩形成拖累。由于恒康医疗盲目频繁地实施并购,导致公司现金流压力巨大,巨额商誉压顶,这对公司持续盈利能力产生了极大冲击,其后遗症终于在几年后爆发。

恒康医疗旗下航空公司的高端商务机被挂在网上进行司法拍卖

为稳定公司发展,自2017年以来,恒康医疗不断出售子公司以缓解债务压力,但却收效甚微。

阿里拍卖显示,7月14日,一架湾流G550公务机以起拍价1.15亿元开拍。京东拍卖平台上,另一家湾流G450已在7月15日以7016万元起拍。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认为,阙文彬采取的不断扩张战略对资金链要求很高,原本的业务体系不一定能支撑如此多的闲置资金,主打产品独一味的适用范围有限,企业主业以经销为主,业绩主要来自于流水资金,往往数据很好,收益却并不一定高。特别是公司所涉及的业务看似都是热门行业,但还要看介入的时机是否在概念火热之前,否则升值空间有限。考量企业整体业绩,还要看其产业结构和相关操作,是否更到位。

摆脱困局充满悬念

根据恒康医疗公开披露的2018年至2020年的年度财务报告,公司自2018年起主营业务连续亏损3年,累计亏损金额达到39.90亿元。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恒康医疗流动负债大于流动资产29.04亿元。

深交所在5月17日下发年报问询函,要求公司结合行业环境、公司生产经营、同行业公司情况等,说明公司连续多年盈利状况不佳的原因,以及公司已采取改善持续经营能力的措施等问题。

恒康医疗回应称,与同行业公司比较,近三年除个别公司外,医疗服务行业毛利均呈现下降水平,公司负债率明显高于同行业公司,财务费用支出较高,整体业绩低于同行业公司水平。原因是,近几年来,公司前期投资规模过大,负债率高企,加之宏观经济形势的变化,导致公司资金压力持续增加、财务费用支出较高。医疗服务板块,近几年全国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使医药市场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医疗医药行业发展持续承压,导致医疗服务行业毛利率下降明显。

公司在回复公告中表示,由于业绩堪忧、负债累累、官司缠身等情况,可能导致恒康医疗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不确定性。

大白财经观察7月16日下午试图询问恒康医疗股票拍卖和公司重整进展情况,该公司证代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恒康医疗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有针对性地提出三项措施:一是全力配合法院重整及战略投资者引进,确保公司稳定运行;二是调整法人治理结构,构建强有力的核心领导团队;三是优化“医院+医药”战略,持续提升高质量发展水平。

从目前状况看,不管是公司重整还是资产拍卖,“恒康系”能否实现脱困自救,仍然充满悬念。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汉庭再被罚款,此次的处罚理由不同以往
下一篇:杭州爆燃电动车品牌曝光,厂家多年前就因生产次品被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