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新华融媒网官方网站!
新华融媒网官方网站

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渠道持续拓宽

时间:2021-07-07 14:14:37   来源:经济参考报

上半年银行发债规模达8300亿元 多地“试水”转股协议存款

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渠道持续拓宽

中小银行掀起新一轮“补血”小高潮。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6月末,今年银行发债规模已达8300亿元,超过去年同期,永续债成为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新宠”,发行规模达3105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871亿元增长8.15%。与此同时,在政策支持下,越来越多中小银行通过转股协议存款、地方专项债等新兴工具进行“补血”。

尽管我国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持续推进,总体进程较好,但当前银行资本补充工具仍存在覆盖范围小、发行门槛较高的问题。对此,业内人士建议,在银行增强自身“造血”能力的同时,可以进一步拓展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渠道,允许更多非上市中小银行通过优先股和可转债来补充资本。

密集发债“补血”需求旺

在净息差逐渐收窄,内生资本补充能力下降的情况下,商业银行通过发债“补血”的脚步进一步加快。Wind数据显示,截至6月30日,今年来银行通过二级资本债、可转债、永续债等途径,发债规模已达到8300亿元,超过去年同期。除此之外,贵阳银行、长沙银行以及邮储银行还通过定增募资405亿元。

从发行主体看,六大行补血次数虽不算多但规模较大,上半年发行总额达3365亿元。其中仅工商银行一家上半年就“补血”1000亿元。

从数量上看,中小银行发债数量显著增加,更多中小银行以“小规模密集发行”的形式涌入发债“补血”队伍,绝大多数为数十亿元。例如,青岛农商行、平顶山银行在6月30日各发行10亿元二级资本债券,洛阳银行当日发行20亿元二级资本债。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银行永续债发行呈现全面提速的态势,无论是发债银行数量还是发债规模均远超去年同期水平。Wind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年内共有28家银行发行32只永续债,而去年同期的发债银行数量仅为16家。发行规模方面,今年上半年,银行永续债合计发行规模达3105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871亿元增长8.15%。

银行加大发债规模的背后,是资本补充需求的增加。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63%,较上季末下降0.09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91%,较上季末下降0.13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14.51%,较上季末下降0.19个百分点。

招商银行研究院研报认为,尽管随着2021年经济增速提升,银行资产质量有望好转,但是考虑到银行对贷款进行延期处理以及不良贷款暴露滞后,银行不良率仍承压,商业银行补充资本的需求将增多。

中国银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熊启跃表示,无论是从拨备计提还是监管新规等方面来看,下半年银行资本补充压力不小。此前监管部门出台了《国内系统重要性银行评估办法》,后续也会制定相关办法对附加资本提出监管要求,部分入选银行资本压力将加大。

多银行“试水”新工具

值得注意的是,在政策支持下,今年中小银行补血渠道明显拓宽,除发行债券外,通过地方专项债、转股协议存款等新兴工具进行资本补充的银行也越来越多。

6月10日,九江银行发布公告称,拟申请不超过20亿元转股协议存款对接地方专项债资金补充其他一级资本。6月9日,中国债券信息网披露,2021年黑龙江有123亿元规模的专项债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涉及龙江银行等44家银行,支持方式中就包括利用可转股协议存款。

转股协议存款将如何补充银行资本?以江西银行为例,其公告披露,在还本付息方面,按转股协议存款分批到期要求,分批次设定存款期限。其中,6年期人民币8亿元、7年期人民币8亿元、8年期人民币8亿元、9年期人民币8亿元、10年期人民币7亿元。转股协议存款每半年付息一次,利率与对应的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利率适配。

光大银行分析师周茂华表示,转股协议存款拓展了部分中小银行补充资本渠道,有助于提升抗风险能力和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尤其是推动中小银行聚焦小微民营企业服务。这种方式存款资金规模一般较大、存款期限较长,对银行机构而言,资金来源稳定。

与此同时,2000亿元中小银行专项债也不断扩容至新省份。日前中国债券信息网披露的《2021年福建省支持中小银行发展专项债券(一期)》信息披露文件显示,2021年福建省支持中小银行发展专项债券的发行总规模为50亿元。募集资金专项用于补充福州农商行、福安农信社和泉州农商行资本金。截至目前,已经有广东、山西、浙江、广西、内蒙古、江西、辽宁、黑龙江、福建9个省份公布了中小银行专项债相关发行计划。

“年初以来,国内银行补充资本的一大亮点就是‘资本工具’多样化,出现配股、可转债、永续债、专项债等创新方式。”周茂华指出。

融资渠道仍需进一步拓宽

尽管我国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持续推进,总体进程较好,但业内人士也指出,当前银行资本补充工具仍存在覆盖范围小、发行门槛较高的问题,加之仍有众多中小银行资本补充需求旺盛,拓宽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渠道迫在眉睫。

光大证券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表示,在股权融资方面,上市银行渠道更多,非上市银行渠道偏少。各类资本工具发行难度有所下降,市场认可度有所提升。

周茂华认为,中小银行通过市场化手段补充资本只能“救急”,从中小银行中长期健康发展看,还是需要增强自身“造血”能力。一方面是强化监管,推动中小银行完善治理、提升经营和风控能力;另一方面,创新融资资本工具拓宽中小银行补充资本渠道;适度降低相关资本工具“门槛”,为中小银行营造更友好的融资环境。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殊资产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任涛表示,资本补充的目的在于提高风险抵御能力,因此外源资源补充的根本在于使其不断提升内源资本补充的能力,即给予其资源和政策支撑,使其逐步由外源资本补充过渡到更多依赖内部资本补充。(记者 向家莹)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居民倾向“更多消费” 彰显中国经济底气
下一篇:十年增10倍 机器人市场会否迎来爆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