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新华融媒网官方网站!
新华融媒网官方网站

“能还逝者公正我很幸福”,98岁法医专家去世后将遗体捐献母校

时间:2021-07-16 20:57:50   来源:

中国共产党员、中国法医病理学家、南京医科大学法医学科开创人之一周雪良7月13日在南京逝世,享年98岁。遵照他生前心愿,其遗体将捐赠给南京医科大学。7月15日,周雪良遗体告别仪式在南京医科大学举行,他将自己永远地留在了母校。

将遗体捐给母校:让更多学生有机会学习

7月15日上午,周雪良遗体告别仪式在南京医科大学善志楼厚德厅举行,他生前同事、战友和南京医科大学师生来到善志楼厚德厅,为老人送别。

周雪良遗体告别仪式

实际上,坚持一线工作近70年的他,1998年就签署了遗体捐赠协议。他曾说,“我学这个专业,最后也要奉献给这个专业,让更多学生有机会学习。”

公开资料显示,周雪良1923年出生于上海市金山区,1946年考入江苏医学院(现南京医科大学),师从现代法医学家汪继祖。

1951年大学毕业后,周雪良参加新中国第一届法医高级师资培训班学习,1953年结业后回江苏医学院任法医学助教。1958年至1984年,赴新疆支援新疆医学院病理教研室建设,先后任讲师、副教授。1984年回南京医科大学工作,1987年退休。退休后,周雪良仍坚持在法医学学系和司法鉴定所教学、科研、检案一线,多次获评校优秀共产党员、省级离退休干部先进个人。

周雪良是南京医科大学历史上第一届法医专业毕业生,毕生奉献于法医学学科,致力于我国法医学事业发展,坚持在一线工作近70年之久,是南京医科大学法医学科的奠基人。

验尸超千具,认识的死人比活人多

“我们做的常常是‘扭转乾坤’的活儿”,周雪良曾坦言,他的同事因为要出庭作证而曾经受到多次威胁,半夜还会接到骚扰和威胁电话,为此手机号码都换了好几个。“犯罪嫌疑人的家属也曾经找到我的门上。”

“所以需要有更加公正、客观的态度,不能人云亦云,不能凭印象办事,不受威逼,不受利诱。”周雪良认为,处世公允,心态从容、淡然,自然就会身心健康。

周雪良

红船杂志注意到,周雪良还参加过轰动全国的湖南女教师黄静裸死案的司法鉴定工作。

2003年2月24日,黄静被发现死于学校宿舍床上。最初法院将黄静的死因判定心脏疾病导致急性心肺功能衰竭而死,属于正常死亡。而黄静家人则认为黄静之死是男友暴力强奸未遂导致的。周雪良等人加入司法鉴定工作后,发现死者在膝盖后部的腘窝等不易被触碰的地方都有出血。经过多方勘察,最终判定结果为:男方负担50%的民事责任。

“和年轻人相比,我的优势在于见得比较多。”周雪良曾说:“我检验过的尸体大约有上千具吧。”87岁时,周雪良还坚持到现场勘察。他常调侃自己的法医生涯:认识的死人比活人多。

据悉,直到96岁,周雪良还在坚持上班。

“被迫”入行:能还逝者公正我很幸福

据悉,周雪良刚开始做法医时,是极不情愿的。1946年,他考入南医大的前身——江苏医学院,一心想做一名医生。但1951年国家卫生部统一分配的时候,却让他留校任法医学助教。后来,他曾经在新疆工作20年,1984年重返母校工作。

“学医就是想给活人看病,结果怎么变成了整天看死人?”同班一个也被分配当法医的女生,打了6次报告都被驳回,周雪良看在眼里。“既然定了,只有无条件服从。”

周雪良从开始的不情不愿,到后来慢慢习惯,从勉强服从,到专业知识技能日渐精深、成熟。

周雪良指导学生

“这是一个需要经验积累的职业,就得多和实际接触。”周雪良认为,尤其是法医临床,更是一个专业知识和实际应用结合紧密的工作,面对的不仅是冰冷的尸体和证物,还有不同的伤情、病情、案情和民情,要了解不同的家庭和社会背景。“结合案情和现场勘查结果,巩固尸检结论,我们做的事其实和侦探差不多。”

周雪良曾说:“第一,现在的生活条件、工作条件、卫生条件都进步了,对比过去,我很幸福;第二,虽然年轻时候很想当医生而没当成,但现在对比起来,医生看病人多,我看死人多;他重疗效,我重法理;他还病人一个健康身体,我还逝者一个公正结果。这也让我觉得很幸福。”

编辑:周晓宇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中国共产党历史展览馆配套百年书房亮相
下一篇:七一建党百年庆祝大会上,观礼的他们有一个共同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