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新华融媒网官方网站!
新华融媒网官方网站

瞿独伊之女:母亲21岁时在狱中称“为民族奋斗死了也光荣”

时间:2021-07-12 15:47:59   来源:

2021年5月23日,中共中央组织部与国家功勋荣誉表彰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公示了29名“七一勋章”提名建议人选。对于这次党内最高荣誉的首次颁授,中组部高度重视,5月12日中组部同志专程向瞿独伊转达了其获得“七一勋章”提名的消息。

6月29日,授勋仪式现场,人们并没有见到瞿独伊的身影。许多人通过央视直播,捕捉到与党同龄的瞿独伊插着鼻饲管的镜头。授勋当天,瞿独伊之女李晓云代表母亲在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参加了授勋仪式。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陈希代表习近平总书记,向瞿独伊等七位未能参加授勋者家属转授了“七一勋章”。7月7日,红船杂志专访了李晓云。

母亲只是代表他们接受了党内最高荣誉

李晓云看上去理性且平静,长相与母亲瞿独伊有几多形似,花白的头发更加衬托出其文雅的气质。采访当天,瞿独伊因导管脱落再次入院,虽然事出紧急,但李晓云依然按照约定时间接受了红船杂志的采访,之后才和丈夫一起赶往医院办理手续,这让记者颇为感动。

瞿独伊的女儿李晓云

当红船杂志问起瞿独伊的健康情况时,李晓云向我们介绍说:“今年初,我母亲因病住院,一度出现体温失控的情况。后经治疗病情得到了控制,但依然需要住院观察。6月下旬出院以后因为授勋工作需要,在家里接受了央视的视频补拍。母亲现在的身体状况与精神状态都还可以,请大家不要担心。”

瞿独伊作为革命烈士后代,成为首批29名“七一勋章”荣获者之一,更加具有代表性。她的父亲瞿秋白是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之一,1935年为革命壮烈就义。母亲杨之华是毕生忠诚于共产主义事业的无产阶级革命者,瞿独伊作为革命后代其人生充满了坎坷。

1929年瞿独伊父母杨之华、瞿秋白合影

瞿独伊的女儿李晓云介绍自己对母亲的认知:“她是一名忠诚于党的普通党员,是一个在平凡工作岗位上的普通劳动者。生活中,她是一位普通的母亲。”这让我们想起了习近平总书记在授勋仪式上的讲话:“七一勋章”的获得者都是来自人民、植根人民,是立足本职、默默奉献的平凡英雄。他们的事迹可学可做,他们的精神可追可及。

“七一勋章”荣获者家属(右三:李晓云)

说起代母亲参加授勋仪式的体会李晓云高兴地说:“这是党授予我母亲的最高荣誉,当我从中组部部长陈希手中接过‘七一勋章’时,我由衷地为母亲感到高兴。但同时也觉得,这份荣誉不仅是授予我母亲一个人的,而是授予他们那一代,为党的事业坐牢的难友们和为党的建设作出杰出贡献的人们,母亲只是代表他们接受了这份党内最高荣誉。”

为国家民族利益奋斗死了也是光荣的

瞿独伊之所以能获得“七一勋章”,是因为她一生对党忠诚、道德高尚,工作中无私奉献,在党和群众中具有较高的影响力。她21岁时与母亲一起在新疆军阀盛世才的监狱里度过了四年艰难的时光。

李晓云回忆说:“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共产国际和中共中央决定让部分留苏同志回国参加抗日战争。苏德战争爆发三个月时,母亲跟随我奶奶起程回国,中途路过新疆受阻,次年被军阀盛世才软禁,化名杜宁、杜伊,辗转几处,最后到了第四监狱。”

新疆难友全体合影局部 (二排左一:瞿独伊,右五:杨之华)

据了解,受共产国际形势影响,1941年到1942年间,盛世才对中国共产党的态度陡然转变,150余名共产党员及家属全部被软禁入狱。据李晓云介绍:“监狱里斗争形势十分复杂,许多同志受到严刑拷打,但他们坚决不承认盛世才捏造的‘阴谋暴动’罪名,不惜牺牲生命,也要粉碎敌人的阴谋企图。但也有经受不住考验而背叛组织的叛徒,在这样严峻的环境里,在狱中党组织的领导下,难友们团结起来,喊出了‘百子一条心,共同回延安’的口号。”

1943年9月27日,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等同志惨遭杀害。为了给关押的共产党员制造压力,迫使其叛党或脱离组织,盛世才对狱中共产党员家属想尽手段折磨。李晓云回忆道:“母亲曾经说起过在监狱的情况,女牢房吃饭,一桶没有一点油水的烂白菜汤,放一点盐,然后是发霉的馒头,馒头里面掺了沙子,没什么营养。”

被释放的回延安的全体女同志与孩子

在新疆监狱里,瞿独伊和母亲杨之华经受住了威逼利诱的考验。在1945年12月25日对两人的审讯报告中,敌人这样描述:“杜宁、杜伊在苏居住甚久,所受赤色毒害亦深……”

这次审问中,敌人问瞿独伊:“你对共产党这种危害国家民族利益的行为作何感想?”瞿独伊回答:“我是不相信先生讲的话,共产党不会危害国家民族利益,他们始终是为国家民族的利益而奋斗的,为了国家不被日本人灭亡,英勇抗战了八年之久。”

敌人威胁道:“你还是拥护共产党替他们辩护吗?你现在需要考虑的是生死两条路!”瞿独伊毫不畏惧的回答:“我始终是信仰共产主义的,不用考虑。我已谈过,共产党是为国家民族利益而奋斗的,我就是为民族独立、民权自由、民生幸福而奋斗,死了也是光荣的。”

1946年瞿独伊在延安

李晓云说:“经过党组织多次营救,1946年131名共产党员及家属被集体无条件释放。历经一个多月长途跋涉,闯过了胡宗南部队阻拦,终于回到了延安。毛泽东主席接见了饱尝牢狱之苦的杨之华、瞿独伊等人。”

同年,瞿独伊在延安加入中国共产党,组织直接免去了她的预备期,成为了一名正式的共产党员。她对党的忠诚已经体现在与敌人不屈不挠的斗争中,体现在“百子一条心,共同回延安”的坚定信念。

新中国开国大典让母亲永生难忘

1949年10月1日,瞿独伊为应邀来华的苏联作家法捷耶夫为团长的苏联文化文艺代表团做翻译,有机会在天安门西观礼台参加开国大典观礼,能够很清楚地看见毛主席。

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现场

当毛泽东主席向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时,瞿独伊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李晓云回忆:“母亲说那种热烈的场面,她从未见过。当五星红旗伴着国歌冉冉升起,许多人都激动地流下了眼泪。”

当典礼还在进行时,廖承志出现在瞿独伊眼前。“廖承志急切地说,独伊,独伊,快到广播电台,去用俄语广播毛主席宣言。车子把我母亲拉到电台,用留声机录音,第一遍录下来后,发现有两处不太顺畅,又录了第二遍就播出了。这一段经历令我母亲永生难忘。”李晓云说。

建立新华社第一个驻外分社

1950年3月,新华社决定在莫斯科创建分社,这是新中国成立后新华社建立的第一个驻外分社。担任莫斯科分社创建工作的正是李何与瞿独伊夫妇。李晓云说:“新中国成立一周年盛典,新华社分社向国内发回十多篇消息和通讯,反映了苏联人民对新中国的友好和热爱,受到了总社的通报表扬,这是对我父母工作上的肯定。”

瞿独伊与李何

据李晓云介绍,瞿独伊与李何在莫斯科分社身兼数职,他们两人既是记者、通讯员,又是译电员、抄写员、打字员,甚至还是会计、大师傅、采买员,各种繁杂的事务分散着两人的工作精力。新中国建立初期,国内缺少俄文翻译,因此,每当有代表团访问苏联时,经常把瞿独伊借调过去担任翻译工作。周恩来总理访问苏联、中国驻苏联大使张闻天举行宴会和在群众场合讲话时,也都请瞿独伊担任翻译。

1957年,瞿独伊为周恩来总理做翻译

瞿独伊、李何在莫斯科分社期间,一次拜访苏联外交部新闻司司长时刚好赶上了大雨。“父母下了公交车还要步行很远的距离,等按时到达目的地,衣服、鞋子全都湿透了。看到这种情况,苏联新闻司长说,你们有些事情不必要亲自跑,写信派人送到收发室即可。当得知他们既没有车子,也没有通讯员时,苏联新闻司长不禁哑然失笑。母亲解释,中国目前要厉行节约,一切力量都要放在建设上。”

当红船杂志问起瞿独伊夫妇在莫斯科的收入时,李晓云回答道:“当时,新华社给他们的工资是每人1900卢布。但考虑到建国初期国家经济紧张,我的母亲主动提出降薪,我父亲减少了400卢布,母亲减少了700卢布。”

母亲从没有忘记过党的嘱托

2021年7月1日,李晓云参加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纪念活动后,回到家里为母亲瞿独伊带上了沉甸甸的“七一勋章”,并为母亲照了一张像。照片中瞿独伊身着干净的白色衬衫,衬托的“七一勋章”更加鲜明。

百岁瞿独伊

瞿独伊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一个有着75年党龄的老党员,细心的人一定会想到,瞿独伊应该有一枚“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是的,2021年6月底,新华社为瞿独伊送去了“光荣在党50 年”纪念章并为她送上祝福。

1983年春节,陈云同志接见了部分在京的革命烈士后代。“在这次接见中,陈云说,你们的父辈都是建党初期的党员,他们有的是被敌人逮捕杀害的,有的是在作战时牺牲的,死的时候都很年轻。我们的新中国是他们和千千万万的烈士用生命换来的,今天的每一个胜利,都有他们的一份功劳。我们这些活着的人没有忘记他们,也不会忘记他们。我们相信,我们的后人,以及后人的后人,也不会忘记他们。”

1983年春节陈云接见部分在京烈士后代(前排右二:瞿独伊)

陈云在讲话中强调:“你们是革命的后代,是党的儿女,你们应该像自己的父辈那样,处处从党的利益出发,为了维护党的利益,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你们要在不同的岗位上,和周围的同志们一道,为把我们的国家建设的更加富强,继续贡献自己的力量。”

李晓云说:“我的母亲没有忘记陈云同志的叮嘱。她热爱祖国、对党忠诚,她是千千万万经历了艰难坎坷,仍然奋进的前行者中的一员。党把最高荣誉授予她,‘七一勋章’是对我母亲那一代人的褒奖,也是对革命前辈的肯定和敬仰。”

撰文:王向明

稿件统筹:王海荣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开国少将漆远渥之女:此役中父亲见证左权牺牲,其左眼亦被炸失明
下一篇:开国上将李克农孙女:新中国成立后,为偿还三千银元爷爷卖掉老家祖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