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新华融媒网官方网站!
新华融媒网官方网站

缅怀周总理丨一份特殊的生活费

时间:2021-01-08 23:16:17   来源:    点击:

1950年11月的一天,在彭德怀办公室的安排下,七个月的我与母亲来到了新中国的首都北京,下榻在北京饭店四层的一个房间里。第二天,经管民族事务委员会工作的同志前来看望我们,他对我母亲说:“我代表党中央和周恩来总理来看望你们。你们有什么要求和想法请告诉我们。”

我的父亲母亲(1946年)

接着,他拿出一个信封交给我母亲说:“为了你们母女生活方便,这是周恩来总理委托我把他的工资200元转给你们,作为你们到京后的第一份生活费。”我母亲含着眼泪接过来,激动地说:“谢谢,谢谢周恩来总理,感谢党中央。”当我母亲第一次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民币时,她对我父亲默道:“阿不都克里木,我们在新中国的首都北京,得到党中央的直接关心,请你放心吧。”

而这段故事的缘由却是在1983年,我们母女参加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举行的纪念陈潭秋、毛泽民、杜重远、林基路等烈士牺牲40周年活动时,才被全部披露的。

父亲与中国共产党的不解之缘,源于1936年。他在迪化(现乌鲁木齐)省立一中和新疆学院附设高中部求学时,受到了来自延安的中共党人,迪化一中校长李云扬、新疆学院教务长林基路、教育系主任祁天民、军训教官杨梅生等的直接影响和教诲,走上革命道路。1943年9月,当军阀盛世才将逮捕入狱的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等中共党人残忍杀害后,与共产党人失联的父亲没有被严峻的白色恐怖所吓倒,他成立了 “马列主义学习小组”并宣誓:“永远跟着中国共产党走,无论在任何困难境地,甚至于牺牲宝贵的生命,坚决不向敌人投降。”

1944年8月,他酝酿和发起了反抗军阀盛世才和国民党反动统治的“三区革命运动”,领导民族军消灭了国民党军的大部力量,减轻了人民解放军在西北战场上的压力。

为了继续寻找党中央,1946年父亲作为省联合政府副秘书长,利用在南京参加“国民党代表大会”的机会,在同盟会成员、国民党元老、左派人士于右任的牵线和蒋介石的文胆、国民党元老陈布雷的女儿,中共地下党员陈琏的护送下,秘密来到南京梅园新村30号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办事处。经周恩来的秘书、办事处副秘书长、代表团办公厅副主任童小鹏引荐,拜见了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董必武同志。

父亲激动地表示了对中国共产党及领袖毛泽东、朱德的敬意,汇报了新疆的形势,在转交了“新共盟”的信后,向董必武同志提出得到中国共产党的直接领导,加入党的组织,请党中央派干部领导的愿望。董必武表示:“周恩来刚离开南京,我必须向延安汇报,得到中央指示后,再与你联系。”父亲回到住处以后,激动万分,彻夜未眠。第一次被称为同志的他,流下了热泪。

董必武当晚即刻向延安发报,并得到由周恩来亲自起草,经刘少奇签发的三A级回电。董必武再次约见了我父亲,传达了党中央的精神:同意派报务人员一道回新疆;入党事宜原则上欢迎;带回毛主席著作、党章、少奇报告及其他文件译成民族文字出版。同意派报务人一道回新疆,建立联络。时任梅园新村电台台长的彭国安,接受了这个任务。

为了给彭国安作掩护,我父亲利用去山东青岛看望老丈人的借口,使彭国安巧妙地以我母亲二姐夫弟弟的身份,于1947年1月,在办事处交通科长邱南章和司机段廷英的护送下,携带中共“七大”文件、毛泽东的《共产党人发刊词》及部分器材,离开办事处,随我父亲同机飞往迪化。

彭国安住进了我们家,开始组装收发报机。因党中央考虑到路上的安全,尤其是防备国民党方面的检查,彭国安带来的“电台”不是完全组装好的。当时迪化条件有限,配件不全和地理情况,多次试联络,都因功率太小未能成功。后来我父亲又把一个苏式交流无线电收音机交给彭国安,请他再尝试。经过努力,安装成功。但因密码失效,中共中央政府机关已撤出延安,未能联系上。于是,彭国安就用其收听延安新华通讯社的新闻。他们收到的第一条新闻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为反攻,刘邓大军强渡黄河挺进大别山区。”新华社电讯的发表,不仅向新疆人民传播了解放战争和解放区的动态,而且把三区人民同祖国的命运联系了起来,把三区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解放战争联系了起来。

毛泽东高瞻远瞩,在七届二中全会上首次提出进军新疆的战略意义。1949年8月,在莫斯科访问的刘少奇接到中央指示,特派随同他访问苏联的邓力群同志前往新疆,与“三区”革命力量建立联系,为提前和平解放新疆做准备。

邓力群以中共中央联络员身份,率三名工作人员,携带电台一部,在苏联的帮助下,秘密抵达三区革命中心伊宁,建立了“力群”电台。接着,向三区领导转达了毛泽东的邀请。当我父亲翻译到“你们多年来的奋斗,是我全中国人民民主革命运动的一部分”时,热烈夺眶而出。

父亲得知自己要到北京参会时,他跑回家对我母亲说:“你知道吗?我现在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由这么远的地方接到毛主席的邀请,你能不为我高兴吗!”他嘱咐我母亲:“我走后,你要做好多被子和褥子,起码照10—15个人做。这次开会回来,肯定要带不少中央代表—北京的客人回来,在我回来前你都把这些安排好。”1949年8月父亲与另外4位同志一起到北京参加新政治协商会议。当飞机途径苏联伊尔库兹克外贝加尔山上空时失事,不幸遇难。

毛泽东主席亲发唁电亲写碑文。周恩来说:“阿巴索夫我们比较了解。”董必武说:“阿巴索夫是个天才的、智慧的、有魄力的青年。可惜呀!太年轻了!”父亲作为维吾尔族的革命先驱,为维护祖国统一,捍卫民族团结,反抗反动统治贡献了自己年轻的一生。

撰文:哈吉娅•阿巴斯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缅怀周总理丨临终仍心系祖国统一大业的周恩来总理
下一篇:红船视频丨纪念碑前寄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