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新华融媒网官方网站!
新华融媒网官方网站

惜别!他的告别式上,钟南山、张伯礼送来花圈挽联

时间:2021-05-26 19:27:52   来源:

今天(5月26日)上午,吴孟超院士的遗体告别仪式在上海市龙华殡仪馆大厅举行。

5月22日,中国在同一天失去了两位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一位是“中国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享年91岁;一位是“中国肝胆外科之父”吴孟超,享年99岁,前后相隔仅五分钟。正如网友们悼念他们时所说,他们“来时缺医少食,去时已经医食无忧”。

仪式现场接受群众悼念 钟南山张伯礼送来挽联

今天上午举行的告别仪式,民众自发前来悼念吴孟超院士,其中有医学界同仁、年轻的医学生,有他曾帮助过的患者和家属以及来自各地的群众。吴孟超院士的遗体覆盖着党旗,人们鞠躬悼念,献上鲜花追思缅怀吴孟超院士。钟南山和张伯礼为吴孟超院士送来了花圈挽联,挽联上写着:沉痛悼念吴孟超同志。

钟南山和张伯礼送来的花圈挽联

据了解,23日至25日,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在三号楼广场设置灵堂,每天8时至19时30分接受吊唁。连日来,在这家由吴孟超创立并一直工作到97岁的我国第一所肝胆外科专科医院,前来吊唁的市民群众络绎不绝,大家有序地献花、默哀,送吴孟超最后一程。位于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院区内的吴孟超雕像前,也摆满了吊唁群众送上的鲜花。

除了现场吊唁,由全国各地的医生、患者、网民等邮寄而来的花圈、花束等,也堆满追思现场。

此外,一些自发设立的“吴孟超同志网络吊唁厅”也接受网友鲜花献祭。红船杂志注意到,截至25日19时,其中一个网络吊唁厅已有超过34万名缅怀者悼念吴孟超。

填补肝胆外科空白

公开资料显示,1922年,吴孟超出生在福建闽清的一个小山村。因家境贫寒,5岁时便和父母背井离乡到马来西亚谋生。抗日战争爆发后,深受救国思想的影响,吴孟超决心回国到一线作战。于是1939年,17岁的吴孟超只身登上了回国的轮船。

1949年,吴孟超从同济大学医学院毕业,进入华东军区人民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即后来的第二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成为了一名外科军医。

红船杂志了解到,当时吴孟超的老师是著名的医学家、“中国外科之父”裘法祖,也正是在裘法祖的引导下,吴孟超走上了肝胆研究之路。

“一天,裘教授对我说,我国是个肝病大国,但肝胆外科比较薄弱,你应该朝这个方向发展。也正是听了裘教授的话,我才决定向肝胆外科进军,一直干到今天。”吴孟超曾回忆到。

相关数据显示,中国一直是肝炎、肝癌的高发地区。一直到新中国成立,肝脏外科还是一片空白。面对肝脏外科的空白,吴孟超不断通过临床研究积累经验。1959年,吴孟超灌注出了中国第一具结构完整的人体肝脏血管模型。

1960年,他又发明了五叶四段理论和“常温下间歇性肝门阻断切肝法”,并成功主刀了中国第一例肝脏外科手术,打破了肝胆的“禁区”。

吴孟超生前工作照

据报道,吴孟超曾表示,自己开了一辈子刀,但开一刀只能延长一个病人的生命,还挡不住有人继续患上肝癌,这对每年新发几十万肝癌患者的中国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而最终解决肝癌难题,必须靠基础研究,找出其发病机理,找出肝炎向肝癌转化的根本原因,能够在早期预测、早期诊断和预防上做好文章,进而一举解决困扰世界的肝癌问题。

为此,1976年,吴孟超带领他的学生在上海开展了18万人次的肝癌普查,摸索出肝癌早期诊断的经验。20世纪80年代初,吴孟超建立了国内第一个肝癌专业性研究实验室,为肝胆外科的基础研究积蓄能量。之后2009年,国家又批准了在上海建立由吴孟超牵头的“国家肝癌科学中心”。

数据显示,中国肝癌手术的成功率由上个世纪60年代初的15%提高至98.5%,肝癌切除病人总体5年生存率已经接近50%。

吴孟超曾说,“从20世纪50年代起,直至今天,我们走的是一条属于中国人自己的肝脏外科发展道路——那就是把握自身特点和现有条件,依靠自力更生和艰苦奋斗,坚持临床治疗和科学研究同步发展,在借鉴西方技术理念的同时,敢于创新、勇于挑战,走一条符合自身实际情况的发展道路。”

今年14位院士逝世 目前院士人数为1697位

红船杂志梳理发现,包括袁隆平、吴孟超在内,中国今年已痛别14位两院院士。

1月28日,中科院院士王绶琯因病辞世,享年98岁。王绶琯是中国天文学界的泰斗,我国射电天文的奠基人,曾任北京天文台台长。

2月5日,工程院院士、中国石油大学(北京)教授沈忠厚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沈忠厚是我国著名的油气井工程技术专家、水射流专家、教育家,油气井工程学科奠基人。

2月7日,中科院院士、高分子物理及物理化学家、南京大学教授程镕时在广州逝世,享年93岁。

3月2日,中科院院士、数学家、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研究员周毓麟在北京去世,享年98岁。周毓麟是我国核武器设计中数学研究工作早期的主要组织者和开拓者之一,为我国核武器事业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3月12日,中科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国家天文台研究员周又元在北京逝世,享年82岁。

3月22日,工程院院士、中国核潜艇第一任总设计师、核动力专家彭士禄在北京逝世,享年96岁。

3月26日,中科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分子植物科学卓越创新中心研究员沈善炯在上海逝世,享年103岁。

3月27日,中科院院士、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员谢毓元在上海逝世,享年97岁。

3月31日,工程院院士、经济学家及管理学家李京文在北京逝世,享年89岁。

4月28日,中科院院士、工程院院士、工程热物理学家与空间技术专家闵桂荣在北京逝世。

5月6日,工程院院士、湿地生态学家刘兴土在长春逝世,享年85岁。

5月14日,中科院院士、数学家王元在北京逝世,享年91岁。

5月22日,工程院院士、“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在长沙逝世,享年91岁。同一天,中科院院士、“中国肝胆外科之父”吴孟超去世,享年99岁。

随着袁隆平院士和吴孟超院士的逝世,目前我国院士在世人数为1697位。

红船杂志查询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官网发现,目前我国院士人数总计为1697位,已故院士达881位。其中,中国科学院院士总人数为802位,外籍院士104人。中国工程院院士总人数895人,外籍院士91人。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中国科学院官网信息显示,截止到2020年5月,中国科学院院士工作地大多集中在北京和上海,分别是418人和103人。

中国科学院官网截图

中国科学院官网的信息显示,中国科学院院士工作地分布在全国27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其中,北京市418人,上海市103人,江苏省47人,湖北省25人,陕西省23人,广东省22人,安徽省21人,香港特别行政区20人,辽宁省19人,浙江省18人;以上10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共有院士716人,占全体院士的87%。

此外,院士们大多年岁已高。中国科学院官网显示,据2017年12月数据统计,中国科学院院士平均年龄已经达到73岁,80岁以上人数最多,占比42%,其次是60岁以下的,占比24%;此外,从性别上看,男性占据了绝大部分,占比高达94%,女性只有6%。【综合资料:人民网、中国青年报、央视新闻】

编辑:周晓宇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彭士禄:中国核动力事业的拓荒牛
下一篇:中国工程院院士陈清如逝世 享年9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