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新华融媒网官方网站!
新华融媒网官方网站

楼梯下面的小屋

时间:2021-07-09 21:50:10   来源:

编者按:近日《习近平关于注重家庭家教家风建设论述摘编》一书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家庭的前途命运同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紧密相连。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家庭文明建设,努力使千千万万个家庭成为国家发展、民族进步、社会和谐的重要基点,把实现个人梦、家庭梦融入国家梦、民族梦之中。

老一辈革命家之所以伟大,不仅在于他们为共和国的创立鞠躬尽瘁,为国家的建设和发展呕心沥血,同样在于他们及其后人精心培育的良好家风。低调,清廉,普通,守法,自立,诚实,正直……

值此建党百年之际,红船杂志与雪松控股集团旗下雪松公益基金会共同推出“家风故事栏目”。雪松控股集团作为优秀民族企业代表,秉承“坚守实业兴中国,创造价值报社会”的初心理念,积极承担社会责任并投身于公益事业。

“家风故事栏目”,邀请老一辈革命家的后人们,娓娓讲述那些令人动容、心生敬仰的老一辈革命家的家风故事,通过文字、图片、音视频等多种方式以飨读者。

我的父母都是地下工作者,我爸爸叫李振远,1931年参加革命;妈妈叫周梅影,是1935年参加革命,他们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党的情报工作。解放前,组织上派他们到兰州、平津、东北、上海等地建立情报站,收集敌人情报,一干就是十多年。解放后父母依然从事老本行,只不过他们从地下转移到了明处,而敌人却转变到了暗处。不管周围环境如何变化,父母的言行深深影响着我们。在保守秘密的前提下,会把他们的经验告诉我们,不管多忙,也没有放松对我们的教育。

1965年李振远和周梅影在北京合影

我们家多年养成的一个习惯,经常在星期六的晚上,全家人围坐在一起,开个家庭生活会。有人说父亲是把在部队里的习惯带到家里了。爸爸却说:“这个方法好,咱们家人多,平时我们都忙于工作,没有空余的时间。只有星期六的晚上,大家都回来了,人最齐。坐在一起,讲讲你们遇见的人和事,有不明白的地方,我们也可以讨论一下。人人都可以发言,都可以讲故事。”我们都支持爸爸的倡议。

记得在1956年冬的一天下午,我在外边和小朋友一起吃了好多零食,晚饭实在吃不下了。趁大人们不注意的情况下,我把没吃完的饭悄悄倒在垃圾桶里。几天平安的过去了,到了星期六,大家又围坐在一起。爸爸拿出了一张老照片,给我们讲起了“楼梯下面的小屋”。

为建情报站投亲靠友艰难落脚

那是在1945年的5月底,爸爸妈妈接到上级的命令,要求他们到上海建立情报站。爸爸讲:“作为地下工作的人们到一个新的地方,都要艰苦创业,才能站稳脚跟。先是投亲靠友,找到落脚点;然后是寻找掩护的工作,积累资金;最后是发展对象,编织情报网。我们去上海时,先去找你们的大姨。”

1956年大姐、二姐、小庆、小弟、小妹(李洪敏)

大姨叫周月英,是一位小学老师。大姨家位于上海复兴中路1200弄,里面第三座楼1号。这也是周家1931年自绍兴搬到上海时,租住至今的老房子。妈妈去延安之前就居住在这里,当时她的小妹妹周振明就在马路对面的彼得小学上学。

大姨的爱人潘达同志是我党1932年的老党员,1941年被派往越南工作,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寇封锁了东南亚,一直没有潘达的消息。大姨自己带着两个孩子,还要照顾妹妹们和年迈的母亲,家里生活十分困难(小妹妹周振明1943-1947年到浙江上大学并参加党组织)。

大姨住在二楼的亭子间,三楼原来也是他们租的,因生活艰难无力支付房租,就转让给一位叫黄新道的人住了。由于生活贫穷和疾病的威胁,妈妈的父母、奶奶、6个妹妹弟弟(9个子女当中的)和大姨的两个孩子都相继去世了。加之长期劳累,大姨也患上了肺结核,病情还比较重。

周月英、周振明和周梅影

这里的群众关系很可靠。房东姓雷,他的爱人金亚君是位老师,与周家很熟悉。雷家住在一楼,他们听说二姑娘(妈妈在家排行老二)回来了,就腾出了楼梯下面的小屋,让父母带着大哥李谊青(小名叫小庆)住。

身上没有多少钱的爸爸妈妈同意住在楼梯下面的小屋里,那里租金便宜。小房原是放杂物的,没有门,晚上睡觉时拉一个布帘就算凑合了。小房只能放一张小床,白天其他的东西都放在床上。晚上睡觉时,在小床边搭上一块长板子,把床上的东西再转移到过道,一家三口挤在一起。这就是当年艰苦的小家了。

大个子爸爸几乎是睡在楼梯外面的板子上,不能翻身,否则会掉在地上。好在他一向睡得很快,没躺下三分钟就呼噜声大作。妈妈抱着睡觉不老实2岁的小庆,生怕挤着累了一天的爸爸。等到第二天早上,爸爸早就不见踪迹,忙着上班去了。妈妈还要提醒刚睡醒的小庆,不要站起来,小心碰头,他的头已经被撞了好几次了。妈妈催小庆穿好衣服下床后,赶紧把堆在过道的东西放到床上,否则会影响别人通行。小庆自己要在外面呆上一天,他多想回到温暖的小床上。

2006年拍的楼梯下的小屋照片

大姨觉得过意不去,总想让出亭子间。可她是个病人,我的父母坚决不同意。妈妈安慰我大姨说:“你放心吧,在上海能有地方睡觉就已经不错了,大姐要安心养病,我们一定尽快找到工作,挣了钱,搬出去租房子住,减轻家里的负担。”

无论何时都不能浪费粮食

父母看到家里情况十分困难,上海情报站建在那里也不方便,心里十分着急。为了找工作,父母暂请邻居照看小庆,每天早出晚归。可是每每空手而归,所获无多。晚上,一家人挤在过道凑合着吃点稀饭、咸菜。剩一点稀饭还要留给小庆第二天早上吃。不懂事的小庆老喊饿,就这样饱一顿饥一顿的生活熬了一个多月。父亲找到了拉黄包车的活,挣点小钱补贴家里用。妈妈找不到工作,只能帮邻居干点活,以此感谢邻居帮助照看孩子。

后来,爸爸边跑车边做市场调研,发现一个商机,想办法请一位华侨帮助贷款,组建汽水厂,爸爸妈妈才有了工作。汽水销路很好,生活慢慢好起来。爸爸说:“在楼梯下过了苦日子,方知现在生活的甜。日子好了,我们也不能浪费,仍要艰苦奋斗。这张照片就能时常提个醒。”

原来爸爸看见我倒的食物,很不高兴,我还自认为做得挺隐秘。为了教育我们,爸爸讲起了往事。我惭愧地低下头。哥哥那时连饭都吃不饱,我现在还浪费粮食,真是太不应该了,我做了检讨。爸爸满意地笑了,他告诫我们:“粮食是人类赖以生存的根本,我们什么时候都不能,也没权利浪费粮食”。

事情过去六十多年了,老照片发黄破损了。我在2006年,陪着妈妈到上海曾经住过的老房子,给“楼梯下的小屋”重新拍了一张彩色的照片。姓雷的房东和他爱人金亚君老师,还有他们的孩子们还住在那里。爸爸那时已经去世多年了。但他讲的“楼梯下的小屋”却牢牢地印在我的心里。我把这个故事讲给我的孩子们听,让他们也牢牢记住浪费粮食可耻,艰苦奋斗光荣。(本文作者李洪敏,其父李振远是中共隐蔽战线优秀的基层领导者和组织者)

编辑:王向明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山东济宁群众纪念建党20年的锦幛为何保存在河南新县
下一篇:为建设新中国,陈赓大将让儿子陈知非放弃学画